阔别重逢

博客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我很少写博客,于是,把博客标题改成了“周德东不在”。

多酷。

一天半夜我偶然登陆,发现我的博客标题后多了一个“了”字。博客密码当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没看明白?好好想想……

谁疯了?

姜x是个太敏感的女孩。

她是我的初恋情人,不过,现在她生活在s市,我生活在m市。

这一天,我听一个老同学说,姜×被一个男人甩了,她变得疯疯癫癫的。这个老同学也在s市,他认识姜×。

我马上给姜×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我就给她发短信:立即回电话!很牵挂你!

她回短信了:我和我过得都很好。

我知道,她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于是当天就乘火车去了s市,探望她。

我给她发了短信,告诉她我晚上到,没想到她回复了,说:我去车站接你。

我也给那个老同学发了短信,告诉他我晚上到。他回复说:我去车站接你。

我到了s市之后,出了站,没想到竟然真的看到了姜x!更没想到,我看到了两个姜x!一个她在出站口朝里张望,很急切的样子,另一个她在旁边低声跟她说着什么。

我傻住了。

回过神,我绕开了她,或者说,绕开了她们,四处寻找那个老同学,根本不见他的身影。我跑到售票人厅,买了一张回m市的票,然后就钻进了候车室。我必须离开,s市闹鬼了。

上了车,我给那个老同学打了个电话,对他讲了在s市火车站遇到的情形。他一直静静地听,在我说完之后他才说话,声音很低:“今天,我去了车站,看到了姜×……”

我立即问:“是不是两个?”

他说:“不,一个。”

我迷惑了:“那我怎么看到了两个?难道她没疯,是我疯了?”

老同学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出现吗?”

我说:“为什么?”

老同学:“我看到了两个你。一个你一边从出站口朝外走一边急切地东张西望,一个你在你旁边低声跟你说着什么。当时我吓死了,于是就跑了……”最后的问题是:究竟谁疯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博客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她带着他四处走走,走到学校中心时,看着通往校外的路,她终于开口问他“你今晚住哪?”“随便找个宾馆住,明天去办点事,后天就走了。”“哦,那我带你打车去吧,待会晚了不好打车。我得回去写报告,先送你出学校吧。”“好,我送你回去啊?”胡安笑了笑,“别,我的学校你又不认识路。走吧,前面不远能打车。”不等他回应,她兀自往前走。

第二天的认识实习,是去工地看基坑。胡安戴着安全帽,看着挖掘机起起落落地运作,自掘坟墓——她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词,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念头的不详,她随即皱了皱眉,努力不再去想。基坑只是看看,拍拍照片,行程很快就结束了。坐在返校的大巴车上,她闭着眼,一遍一遍听着《琅琊榜》里的歌,也一遍一遍回想她的小学时代。真的是,想不起来太多了,偏偏能记住的,都是不那么愉快的回忆——包括她与王西的回忆,那些寥寥可数的片段,全都掺杂着可笑的情绪。

终于到了。“这是家麻辣烫连锁店,挺多人都爱吃的,还有这家烧烤店,也不错,那家小饭馆是学生聚餐常去的地方……”胡安主动介绍起一路上看到的店铺,把话题主动权攥在手里。王西在旁也不停地说着,末了还是说:“要不去你们学校食堂吃吧,辍学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食堂长啥样了,带我感受一下你们重点大学的味道嘛。”胡安皱了皱眉,想了想,说,“现在回去是饭点,人挺多的。带你转转再去吃饭吧要不。”“那好嘛,你说了算。”

胡安突然接到了小学同学的电话,那时她正戴着草帽拿着地质锤砸一块花岗岩。花岗岩的碎屑飞溅时她伸手去挡,手机就响了。

走出食堂的时候,胡安还是遇到了同班同学。她觉得自己后背上就像突然长了疹子一样难受,连打招呼的微笑都那么僵硬。而王西在一旁依然喋喋不休,她什么也没说。

“你想吃啥啊?”“我看看,哎你们这儿吃的可真多……水煮肉,炒猪肝,红烧肉,木桶饭……”王西就这么一边说一边看,迟迟做不出决定,胡安只觉得心烦意乱,她忍不住开口,“要不就吃水煮肉片吧,我觉得挺不错的,别的我也没怎么吃过,怎么样?”“那好,听你的。”她刷了卡,又去把两个人的餐具拿过来,告诉他自己等着取餐,她去吃别的。她走到远处的窗口,点了份扬州炒饭,看到他取了餐,找了位子坐下,对着她招手,大声叫着她的名字。她点了点头,随后对着把炒饭递给她的大叔说,“先给这位同学吧,我要下一份,谢谢。”后来的那位女孩,便对她道了谢,端走了那碗扬州炒饭。

“哦,那好,走吧,我去买轻轨票。”“我打车就好了。”“这边打车容易赌,轻轨挺快的。”况且,她实在是没办法在出租车狭窄的空间里和王西相处。这种她其实很想问王西为什么来找她,但她还是不想多说,而王西也没有解释,就好像俩人是来往密切的好友,这样的到访是常有的事。

“这儿太吵,听不清,就发消息吧。对了,我穿白色五分袖棕色九分裤,背蓝色书包,在肯德基对面那儿的超市门口等你,旁边是轻轨站售票处。”

“啊!”胡安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惊呼着回头。然后尴尬地笑笑,“哎,你……”

“我现在在实习呢不太方便,你有什么事发短信跟我说哈我先挂了。”她觉得不自在,赶紧把电话挂了。诚然,她的确是在砸石头不方便接电话。像是刻意回避,直到当天的认识实习结束,坐上回校的大巴,她才拿出手机看那条短信:我是王西,明天要去你那儿,你去车站接我一下咯,几年不见了一起吃个饭吧老同学。后面附着他的QQ号。

轻轨一如既往地挤。王西说了些话,胡安笑着应了,当王西提到小学的事时,她便轻声说,嗯,是啊,对,哈哈。

“好,快到了,先不说了,我去找你。”

回到寝室后,洗澡,换衣服,出去吃饭,等爬上床闭上眼躺了几分钟,胡安终于打开了QQ,一一回复未读消息,唯独不想回复王西。她看了一眼时间,王西给她的最后一条消息是两个小时以前,几条消息的中心思想就是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希望明天可以一起吃个饭好好聚聚,顺便说了他明天到达的时间。王西把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貌似根本没有考虑她是否方便。而胡安纵使觉得尴尬的感觉多于久别重逢的感慨,却也找不到理由拒绝见面。幸好,她时间上也不冲突。于是她回了他几张表情包图片,以及一句:哈哈,好呀。她也不等他的回复,重重地把手机放下,摊在床上,就这么睁眼发呆。

王西打断她:“怎么,不认识老同学了?”“这么多年没见了,难免有点认不出来。走吧,话说带你去哪?”胡安侧身,低下头,整理了下书包肩带。“去你们学校转转吧。直接过去就行,我没带行李,来这儿呆两天就走。”

胡安住学校北部,带着王西去了校园南边。“呐,你看,那是图书馆,不过得刷学生卡才能进,所以没法带你去玩。”“还有那儿,是行政楼,有电梯呢。”“这是数学楼,不过我也没进去过。”……胡安觉得自己嗓子很累,但她不想让王西再说过去的事——她觉得自己的过去,不必别人一直来提醒,何况她觉得那也不是什么光荣史。“你大学生活过得挺滋润嘛。”“嗨,就那样呗。走吧,你也该饿了,去吃饭吧,带你去我们学校最大的食堂吧,吃的挺多的。”

“你咋才来啊。”“炒饭太慢了,哎,不好意思啊。”“有啥不好意思的,这水煮肉还真的不错,你吃吃看。”“不了,真的,最近上火,这水煮肉太辣了我这几天都不吃了,你吃吧。”她看着他把夹着水煮肉的筷子缩了回去,心里暗自舒了口气。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胡安一直没抬头,看到他吃完了,也跟着放下了筷子,剩了近半碗炒饭。“你就吃这点?多吃点嘛,我等你吃就好了。”“天气热,没什么胃口,走吧。”“那好嘛。走,再逛逛。”

回寝室简单收拾一下,胡安便坐轻轨去了火车站。站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她站在出站口附近,拍了两张周围的照片发给王西,告诉他自己所在。消息刚发出去没一会儿,王西发起了QQ电话。胡安吓了一跳,迅速点了拒接。

她将他送上车,告诉司机目的地,对王西说那儿很多宾馆,又坚持给了车钱——起步价而已,那地方不远。看着出租车的尾灯远去,她再次松了口气。

第二天,胡安总是怕手机突然响起,后来索性调至静音,但意外的是,王西并没有联系她。一直到第三天下午,她收到了王西的短信:我要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哈。两小时后的火车。他特意强调了火车时间,胡安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等她说去送送他。但她只是回了六个字:嗯嗯一路顺风。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多打。

对方在电话里说了自己的名字,并且责怪她听不出老同学的声音。胡安干笑了两声,没做解释,当然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天地良心,小学毕业后他们就再也没联系过了,而她暑假过后就大二了。

“嗯,好,明天联系。”胡安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也不知道和她的实习时间是否冲突,但,她就是懒得去问。于是发出这条短信后,她加了对方的QQ,没再说别的,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胡安没再回他,就在那儿等着。一开始她静静地站着,后来觉得这样太傻,于是开始来回踱步。她觉得自己有些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相关文章